阿边坚持住

说好不入欧美圈的,最后还是一头扎进盾冬大坑。
当年在电影院看美队二都没有入坑,只是觉得哇这俩人好基啊。结果前段时间复联三之前补旧电影,一下子被击中。盾冬之间宿命的悲剧和纠缠,互为软肋,互相救赎,两个百岁老冰棍是彼此在这沉浮世间的唯一浮木,让人怎么能不揪心不沉溺。
I'm with you till the end of the line.
这是朋友的感情?就像当年看佐鸣,有这样一个朋友,我什么人都不需要了。
虽说官方是盾冬大手,还是希望给这俩人一个温暖的结局。命运对他们已经太过残忍,他们配得到所有美好的未来。

我和南京尽是孽缘。

办正事的日子瓢泼大雨,心情十分不爽。在路边的积水淹没我的高跟鞋之后,我果断放弃了美,穿着便利店买的与我气质完全不符的拖鞋横穿南京,才明白对江南而言,东北的雨简直不能叫雨。原本打算再游秦淮河也没能实现,只好改了车票提前来杭州。

我执念要去的地方有二:一是西安,另一就是杭州。西安是汉唐都城,吸引力自不必说,但为何对杭州情有独钟,我自己也不清楚。或许是西湖白蛇的传说太动人,或许是对苏东坡太沉迷。之前几次计划都没能成行,这次的机会偶然得来,总算圆了我一个心愿。

梅雨季节大雨小雨不间断,虽然难走,倒也洗刷去了闷热之气。尤其当雨中的西湖呈现在我眼前时,我一瞬间甚至大脑短路。我匮乏的语言找不到形容词,只能在心里一遍遍感叹:这TMD也太美了。山色空蒙雨亦奇果然不假,我的照片拍不出她美的万一,只想若是在此情此景中遇见白素贞,我定也是要爱上她的。雨中乘船游湖,大抵是我活这二十几年做的最浪漫的事了。

一个人没有计划,懒散的想到哪儿就去哪儿,也导致我差点错过灵隐寺。因为之前走过许多寺庙,包括五台山,从未对我有任何触动,但这钟灵毓秀的飞来峰和庄严肃穆的千年古刹着实与众不同。灵隐寺实行绿色祭拜,进门送三支清香,殿内拜佛用鲜花,氛围安静悠远。恰巧赶上僧人们晚课,当我站在大雄宝殿内仰望着巨大的佛像,钟鼓木鱼敲响,僧人们开始诵经,我竟毫无预兆的落了泪。作为一个根正苗红党的好同志,这种状况我也很害怕。只是突然间想到,那些依靠虚无缥缈的信仰过活的人,内心该是如何的苦不堪言。

到了最后一日,雨停了,我也想明白了一些事情,旅行才真正的轻松起来。因为太爱西湖,之前步行又只逛了一半,今天刚好骑上单车绕湖一周。在苏堤上骑单车让我感受了久违的自由自在,也想起之前在长安古城墙上骑车的傻气,可惜这次没带我家小公举一起。西泠印社门面虽小,内里却别有洞天,建筑很有意境。想来小三爷要是带着闷油瓶住在这里,一定很惬意。

一个人旅行,吃饭是最不方便的事情。没法点菜,也懒得出门,住在小吃街旁边我也吃不了多少,多亏水果和外卖拯救了我,荔枝吃到上火还是停不下来。杭州是一个很棒的城市,温婉干净,当然要是这个破机场没有让我延误就更好了。

坐在这干等,想到了这一路遇到的人,一起考试的考生,雨中礼让我的私家车,送餐晚了一直跟我道歉的小哥,我总是从陌生人的温暖中寻找生活的积极面。送餐小哥超时的时候我一直盯着手机,想着怎么不打电话问我,怎么不提前确认,会不会被罚钱,想着想着就想起之前看到的一句话:我算是什么东西,竟也敢对生活动恻隐之心。不由得悲从中来,是啊,我算是个什么东西呢。

可谁又不是,一蓑烟雨,任此平生。

另,既然在杭州,所有的明信片写的都是我苏大人的诗词,包括我没背过百度的😂

姐姐,今夜我也德令哈
这是雨水中一座荒凉的城
除了那些路过的和居住的
德令哈,今夜
这是唯一的 最后的 抒情
这是唯一的 最后的 草原。